所在位置:佳酿网 > 酒文化 > 酒生活 >

从陶土容器、皮质袋子到木桶使用 葡萄酒容器经历了什么?

2018-12-04 08:08  中国酒业新闻  佳酿网  字号:【】【】【】  参与评论  阅读:

桶(Tonneau)一词来自于凯尔特语tonn,意思是毛皮,也指皮质的袋子。事实上,长期以来,人们使用皮质袋子容纳和运输液体,即使在陶土制成的坛子、瓶子、罐子非常盛行的地中海、希腊和罗马地区也是如此。马太福音(9,17)中说为防止皮袋裂开,不应该把新葡萄酒放在老皮袋中。皮袋(outre)一词源自拉丁语uterus,意思是肚子,证明了这种容器在罗马帝国被广泛使用。对于凯尔特人来说,皮袋最初是运输液体(水、牛奶、古代高卢啤酒)的唯一工具。

在木桶被发明之前,希腊和罗马的葡萄酒是装在陶土的双耳瓶和大罐中的,装船后沿罗纳河而上,然后被倒入皮质的袋子,再穿过中央高原的东部边缘地带,到达奥弗涅和汝拉地区。

皮质的袋子比陶土容器更结实、更轻便,可以由驼畜运输,而且不会破碎。皮袋至今仍在非洲使用,这些地方由于木材稀少,皮袋曾经存在过很长时间,但是它在地中海沿岸和中东地区已经基本绝迹。

(图片来源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)

使用更轻便的容器

木桶的发明和使用,与人们的需求密不可分。与它的承载物相比,木桶的重量很轻:每升葡萄酒约需200克木桶,比皮袋略重,但是远远轻于一公斤的陶土双耳瓶。与皮袋,尤其是可以容纳500升葡萄酒的牛皮袋相比,它的使用更加方便:即使装满了液体,一个人就可以滚动、抬高或放低,并通过斜面将木桶装船或装车。

但是皮袋,就像一块沉重的、毫无生气的石头,需要几个人才能抬起,操作不当的话还有被扎破的危险。陶土的罐子非常脆弱,不论是满的还是空的,都不能运输,而且需要几个人才能抬起。这些陶罐通常被固定放在酒窖里或船上,有时被埋在地里,在南高加索、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,现在还能看到这种情况。木桶还有一个优点,与双耳瓶不同,它们很容易叠放,而且没有被打碎的危险。

木桶创造的“奇迹”

在粗糙的外表之下,木桶代表了一个技术上的小奇迹。按照传统工艺,木桶的制造中不使用任何黏合剂,也不用钉子,它的密封性完全来自于匠人的技巧。匠人劈开木头、切削桶板、用强力将其组装起来,然后加热桶板使其弯曲、并用柔软的木圈或金属圈(有时两者都用)固定桶形。

放入桶中的液体接手剩下的工作:使木材膨胀。在木桶的一个底部凿一个小孔,通过重力作用很容易将桶中的液体排出,便于滗清葡萄酒。桶身凸起处有一个桶孔,可以用来定期补充酒液,维持桶内的葡萄酒量。今天,在我们周围的物体中,很少有这么复杂、这么不可思议的东西,而且其制造工艺两千年来几乎没有变化,只有一些细微之处改变了,例如为了使葡萄酒更加复杂而选用不同的木材。

当然,机器的出现使最艰难的工序实现了自动化,例如桶板的弯曲和桶身的箍紧,从前这些工作是用螺钉和绳子完成,需要无比巨大的力气。在考古发掘中,或在制桶匠的墓葬石碑,例如于泽博物馆(Musée d’Uzès)里收藏的石碑上,人们发现了一些至今仍然沿用的工具。

古希腊人不使用木桶。与传说不同,犬儒主义哲学家第欧根尼(Diogène)躺在陶罐里嘲弄他的同时代人。依据塔尔奎尼亚的行吟诗人墓的资料,公元前4世纪,伊特鲁里亚人已经记载了制斗的技术(圆锥形容器,由木块拼接而成。一种有时会用于压榨葡萄的器具),但是仅限于制作开口的容器。此后,在木材丰富的阿尔卑斯山,这项技术获得了长足的发展。山民们既种植又养殖,需要很多容器来处理牛奶,发酵、模压成型、沥乳清,直至干酪成熟并能够长期保存,以及运输和销售夏季的畜产品。

高卢的技艺

制斗是一项非常古老的技术,盛行于森林地区,通过软木藤条或者后来出现的金属腹板加箍,可以制作形状各异的容器,用于盛放种子、水、牛奶、其他液体等等。世界上存在着很多形状和各种木材的斗,例如日本就将这项技术推向极致,将其与温泉疗法(神奇的日式温泉池里的小木桶)和清酒制作联系起来。

凯撒征服高卢时期,罗马人还没有使用木桶,当时运输葡萄酒的唯一器具是双耳瓶。与此相反,高卢人已经知道如何制作木桶并用它装啤酒,但是高卢人喜欢购买装在双耳瓶中的葡萄酒。凯撒在《高卢战记》卷(VIII, 42)中描述了Quercy省Uxellodunum城的居民将装满油脂、沥青油(以树脂和植物焦油为基础,通过蒸馏获得的黏稠混合物)和木屑的木桶点燃后扔向罗马军队。非常聪明,但是这不足以抵挡凯撒的军事天才!罗马人胜利之后,逐渐接纳了被征服人民的容器,并以此取代了双耳瓶。

考古学家发现了很多古代的木桶,因为当时的人们采用旧木桶做井壁,而湿度有利于木材的保存。大部分木桶的发现地是沿着葡萄酒运输的河道的中心线,尤其是罗纳河谷及其支流。最古老的遗迹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世纪,随着时间前进到晚期罗马帝国,以及葡萄种植面积的逐渐扩大,葡萄酒越来越平民化,木桶的数量也越来越多。

人们制作各种容积的木桶,从24厘米高的小桶(今天还可以在格勒诺布尔找到)到2米高的大桶,例如德国陶努斯山的萨尔堡木桶可以容纳1500升液体,特里尔博物馆(Musée de Trèves)里馆藏的雕花木船上也有大桶的图案。斯特拉波在其著作《地理学》卷12中对公元初年的内高卢的大桶惊叹不已,它们“比房子还要大”。

他还补充道:“可以很方便地给木桶涂上厚厚的松脂,有利于葡萄酒的陈酿和保存。”今天的希腊还有用这种方法处理的葡萄酒,虽然它正在消亡,因为如今,已越来越少的人能接受松香葡萄酒里面的树脂味道。

    关键词:酒文化 葡萄酒 橡木桶  来源:葡萄酒评论  译/管华玲
    商业信息
    博聚网